首頁
短暫的一天
排行

短暫的一天

作者: dyh許還
分類: 其他
更新: 7天前

他住在一個紙箱裡。紙箱子四四方方,外表麵是黃色的,內壁是泛光的白。它的每個表麵相接處都嚴絲合縫,這樣或許是想連月光都不放進來。也許是內壁泛著冷光足以照明。箱子裡麵有一塊木板,木板中間凸出一小山,木板上麵有一層紗,這使得中間的小山若隱若現,讓人看的不真切,這或許是一個空箱子。一股從箱子外麵硬擠進來的風吹開了紗的一角,讓我們看清了‘小山’,‘小山’就是他。,來自長江的的小水滴流入了東海,他卻一直待在木板上一動不動,讓我們誤以為眼前出現了幻覺,他根本就不存在。不知早晚,不曉寒暑,就這樣待著。時間的流轉一直在繼續,花開花落又一年。他的臉色蒼白,但他終於睜開了雙眼,一直蜷縮著的腳慢慢伸直。他掀開了身上的紗,坐了起來。他茫然的環顧四周,不知道自己在哪,不知道自己是誰。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或許是十分鐘,一小時,一天,也可能是一年,兩年,誰知道呢?那他是誰呢,人還是狗?又或許他誰都不是,隻是彆人夢裡的一個無關輕重的配角。現在的他很疑惑,我到底是出現在我自己的夢中,還是我出現在彆人的夢中呢。這些姑且不論,他發現自己的肚子癟了,他不確定是要往裡麵裝東西,還是往裡麵吹氣讓它鼓起來。這時箱子有了動靜,箱子左邊的表麵打開了,進來了一個白上衣,白褲子,白口罩的人,推著一個四輪車,上麵有餐車的字樣。這人進來以後從車上麵拿了一個白色塑料盒放在木板上,就徑直出去了。左邊的表麵又關上了。他盯著白色塑料盒看了好一會,終於他用手指戳了戳,然後拿了起來,一股味道衝進了鼻腔裡,肚子裡也唱了大戲,這彷彿是個暗示。他打開了盒蓋,紅色的塊狀物,黃色的,綠色的,白色的顆粒物都跑進了眼睛裡,旁邊還有兩根白色的木棍。這是什麼,剛剛的味道也是從這裡散發出來的。他用一根木棍插進了紅色塊狀物,拿到眼前仔細端詳了一會兒,伸出舌頭舔了舔,不討厭這個味道。他握著兩根木棍將白色塑料盒中的全部物體趕進嘴裡。他看到肚子鼓起來了,才明白這裡麵是裝東西的。,又是一日太陽升起時,他走出箱子,來到正方體堆放處,打開一麵,拿出一本書來,翻開第一頁,上麵有這些‘這四麵孤寂的空牆,堵住了我前進的道路,我像是在甕中一般無動於衷。想要逃離,想要逃離,但不能再逃離真實的自我’他瞄了幾眼,奇奇怪怪,不知所謂。逃,往哪逃逃到紙箱裡嗎?白上衣,白褲子,白口罩,今天多了白帽子,推著四輪車,上麵擺滿了白色塑料盒,從他麵前經過。他的視線隨著車進到了紙箱子裡,坐在木板上,打開盒蓋裡麵還是以前的樣子,紅色的,黃色的,白色的顆粒。不一會兒,這些東西就裝滿了肚子。他就在紙箱裡來回徘徊,就在右邊的內壁上,他用食指在上麵從左劃到右,出現一條透明帶再劃幾次就足夠,容納下眼睛。外麵有一根很長很長的棕色木棍,有枝杈,也有橢圓形的綠色片。再往遠看,便是一幢幢帶有眼睛的長方體固體,這些眼睛和他的紙箱一般大小,不知道這些長方體固體裡有什麼,是你,是我,還是‘他’?往下看,黑色的地麵上有白色的條紋,一些小房子帶著四個輪子在上麵來回穿梭。旁邊黑色的圓柱上有一上一下紅綠兩隻眼睛,最上麵有黑色的蓋,他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一串魚丸會在那下麵。他又往上看,發現上麵的東西和遠處的長方形固體很像,他到底是在紙箱裡還是在遠處的長方體固體裡?再往上看,上麵是流動的藍色海洋,裡麵有白雲,還有帶有強烈刺眼白光的太陽。這些,那些到底是什麼,一種從腳底衝到腦門的東西刺激著他往外探索,他走出了箱子,看到幾個白色的,紅色的,站在銀白色的門前,顯著紅色的8,門開了,紅色的,白色的消失了。一種直覺指引著他,他也進去了,在門邊看到了許多小圓圈,他按了1。叮一聲,1到了,他走了出去,大堂裡擠滿了人,椅子上也坐滿了人,人聲和著電子聲朝他的耳朵襲來。穿過人群,打開玻璃門,他走出了帶有住院部字樣的大樓。就在路邊,一樹梨花,春天到了!。

短暫的一天最近章節
dyh許還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bxp>辭職下鄉,莫名擁有了聽懂動物說話的能力bxbr/>是舊文,有憋屈情節,也冇多少人看,之前玻璃心鎖文了,那個賬號現在不能進行安全驗證不能解鎖也不能更新新文,所以修改點細節一起發上來bxbr/>內容標簽:幻想空間靈異神怪情有獨鐘日常bxbr/>bx